核心业务 刑事辩护 | 建设工程 | 合同纠纷 | 房产纠纷 | 交通医疗 | 工伤赔偿 | 铁路侵权 | 婚姻继承 | 劳动人事 | 法律顾问 | 经济仲裁 | 非诉业务
您的位置:吉林·长春于瑞律师 > 铁路侵权 > 正文

黄某某诉北京铁路局侵权赔偿案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3-04-10 17:07:49

  诉辩主张

  原告黄某某诉称:2005年8月8日,原告在北京铁路局营业处购买北京至义乌的火车票一张,该车票记载了车次K101、发车时间2005年8月11日、票价203元等事项。后原告在一次偶然情况下得知购买的上述火车票票价中包含了基本票价2%的意外伤害强制保险费。但原告在购买该票时并没有被告知票价包含该项费用,火车票上无任何书面说明,未签发任何书面保险凭证,也未告知保险人是谁。原告购买的火车票包含保险费3.98元。原告认为自己不知情且未经本人同意的情况下,铁路运输企业通过向旅客出售车票收取保险费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的规定,侵犯了原告作为消费者的知情权;铁路强制保险制度的相关规定早已不符合社会发展要求,应将强制保险改为自愿保险。为此,请求法院确认被告在收取意外伤害保险费时未履行告知义务,判令被告返还强制收取的意外伤害保险费3.98元并承担诉讼费。

  被告北京铁路局辩称:一、本案不存在侵权的事实,原告所诉知情权侵权没有法律依据,其诉请不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保护。针对本案,作为承运人的被告在向原告提供旅客运输服务时,严格依照国家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收取原告意外伤害保险费,不构成侵犯原告的知情权。提供商品或服务的经营者并非在任何时候都有责任将提供的商品或服务的一切事务和活动公示于众,或者是让所有消费者知情权的实现在范围、内容和方式上完全一致。作为承运人的铁路运输企业,在旅客的旅行过程中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在旅客发生意外伤害之后如何进行赔偿、如何支付强制保险金,这些都由法律、法规、规章及其他规范性文件来规定。无须每一项都与旅客进行谈判后再签订合同,也无须都在旅客运输合同成立之时告知。二、被告收取原告票价中含有的意外伤害强制保险费是有法律规定的,且所有的行政法规、规章是国家明文规定并向全社会、全民公布的,国家正是以这样的形式赋予广大旅客作为消费者最广泛的消费知情权。本案原告所诉侵权事实不存在,被告在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范围内合法地履行着作为承运人的责任,一没有隐瞒事实真相,二没有欺诈原告,原告在被告履行了承运义务后无任何特权享有退还保险费的权利。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事实和证据

  北京铁路运输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5年8月8日,黄金荣在北京铁路局营业处购买北京至义乌的火车票一张,该车票记载了车次为K101、发车时间为2005年8月11日23时30 分、票价为203元等事项。该车票含有基本票价2%的强制保险费,但车票票面对此未有显示,售票人员也未予说明。2005年8月11日黄金荣乘坐了K101次列车并如期安全到达目的地。后黄金荣在网上查询得知车票票价中含有基本票价2%的强制保险费。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原告提交的2005年8月11日K101次车票。证明出售车票的被告并没有在火车票中告知消费者票价中含有强制保险费的内容,也没有说明保险人是谁。

  2、当事人陈述。证明与案件有关的其他基本事实。

  判案理由

  北京铁路运输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旅客在与铁路运输企业订立铁路旅客运输合同时应当享有知悉影响其是否订立合同的相关信息的权利。火车票中含有基本票价2%的强制保险费这一事实,属于旅客有权知悉的内容。本案知情权侵权能否成立,应从三个方面分析。

  首先,被告北京铁路局的行为是否有据可循。根据1951年4月24日政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发布的《铁路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条例》第一条规定:“凡持票搭乘国营、或专用铁路火车之旅客,均应依照本条例之规定,向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投保铁路旅客意外伤害保险,其手续由铁路管理局办理,不另签发保险凭证”、第六条规定:“旅客之保险费,包括于票价之内,一律按基本票价2%收费,由路局核算代收汇缴保险公司”;1959年财政部财保发(59)第3号、铁道部铁运客余(59)字347号联合通知规定:“根据国务院第五办公室1959年1月15日五念字第4号批转财政部和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国内保险业务停办的善后清理工作和国外保险业务由中国人民银行接办的报告,决定从1959年起将铁路、轮船和飞机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由保险公司分别划给铁道、交通两部接办”。该联合通知所附《铁道部关于铁路接办铁路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后各项具体工作的规定》明确:保险费包括在票价内,对旅客不另签发保险凭证。保险费的收入已包括在票价内视作运输收入不再单独提出。另据铁道部1997年发布的于同年12月1日施行的《铁路旅客运输规程》、《铁路客运运价规则》、《铁路旅客运输办理细则》中关于票价中包含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费、车票是旅客乘车的凭证同时也是旅客加入铁路旅客强制保险的凭证、如旅客身体损害属于铁路运输企业承责范围,同时又属于《铁路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条例》的承保范围,铁路运输企业应同时支付赔偿金和保险金以及票价的构成、票面记载的内容、票样等相关规定,被告北京铁路局向原告黄金荣出售的车票含有基本票价2%的强制保险费并且未在票面上进行说明也未另行签发保险凭证并不违法,其行为符合上述现行有效的政府部门规章的规定。故应认定被告北京铁路局的涉案行为合法有据。

  第二,被告北京铁路局未单独告知原告黄金荣所购买的车票含有基本票价2%的强制保险费以及如发生保险责任事故由谁予以赔偿,是否既侵犯了其知情权。对此本院认为,因规定此内容的上述现行有效的政府部门规章均为向社会公开颁布后施行,任何人均应知晓,原告黄金荣亦应知晓。故对原告黄金荣购买2005年8月11日K101次火车票的行为本身应视为其是在知情的基础上的自愿行为,因此被告北京铁路局未单独告知的行为并不能构成对原告黄金荣知情权的侵害。

  第三,本案原告是否存在实际损害。庭审查明,原告黄金荣已如期乘坐了K101次火车并安全到达,被告北京铁路局依约履行了运输合同,没有发生保险责任事故,更没有发生原告黄金荣不能依法获得赔偿的事实,也即本案不存在实际损害结果。如前所述,有关强制保险的各项规定均为向社会公开的,对铁路旅客运输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均有约束力,一旦发生保险责任事故,当事人依法享有的后续权利不应受到影响。由此可见,原告要求退还保险费的诉讼请求亦不能成立。

  综合上述分析,原告黄金荣认为自己“不知情”与本院查证不符,被告北京铁路局未另行通知并不违法,原告黄金荣所谓“未经本人同意”更不能成为支持其主张的理由,因为作为旅客虽然享有自主决定是否签订铁路旅客运输合同的权利,但在国家为保护旅客利益实行强制保险制度的情况下,一旦旅客决定订立铁路旅客运输合同,则必须接受意外伤害强制保险,强制保险的性质决定,无须征得旅客的同意。鉴于被告北京铁路局作为一个铁路运输企业依照规章办事并无不当之处,其相关辩解得以成立,而原告黄金荣所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其主张的知情权侵权不具备侵权应具备的基本构成要件,故本院对原告黄金荣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至于被告北京铁路局是否应就铁路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采取其他措施进一步明示或宣传,因其并非本案知情权侵权的构成要件,故本院不涉;而原告黄金荣关于铁路强制保险制度的相关规定早已不符合社会发展要求,应将强制保险改为自愿保险等陈述,则不属司法审查范围。

  定案结论

  北京铁路运输法院作出如下判决:

  驳回原告黄某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五十元,由原告黄某某负担。

相关文章

添加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于瑞律师的微信号